吉他主義

關於部落格
吉他點點滴滴
  • 322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認識木吉他Tonewood的音色



 木材種類的選用,對吉他音色的影響      

 

 

為什麼吉他的選材如此多變而木材又怎樣影響吉他的音色呢?過去,我們沒什麼機會面對這個課題,因為大部分的吉他選材都不脫mahoganyrosewoodmapleebonyspruce的範疇。但隨著傳統製琴用木料逐漸減少(尤其是經年累月生成的木材),大型量產廠商以及規模較小的製琴師不得不考慮使用較另類的材料--有些很常見,有些卻是一點都不普通。這篇文章主要探討目前吉他面板,側板,背板,指板及琴橋常用木材的優劣。

 

 

評選tonewoods

 

不同種類木材的差別,就像人與人彼此各異一般,既神祕又複雜。即使是同一種木材,也不可能有完全一模一樣的兩塊木頭。環境狀況,來源,樹齡,年輪的生長形式,木紋的方向,以及痊癒的狀況等等,都影響這一塊木頭音色上的表現。另外,tonewood經過不同的製琴師處理,也會有不同的表現。即使是出自同一位製琴師之手,也會因為用在不同型號的吉他上,而呈現出不同的特色。一塊木頭音色好不好,有一部分決定於誰來負責聽選,所以tonewood間的特色,通常來自於相對主觀的觀點。

 

評選tonewood時,製琴師必須考慮許多因素,有些可能非常神秘,而大部分因素則是因製琴師的不同,而有優先順序上的分別。我傾向於將重點放在一些影響因素上,並且一併檢視之,以闡述我對tonewood的認知。

 

聲音的速率,是指材料接收到的能量後,再傳遞出去的速度。簡單的說,被扯動的吉他弦將能量傳到琴橋,琴橋使琴體振動,最後將聲壓的振波傳送到耳鼓。為了控制這個連鎖反應,必須設計出一個傳送效率高的琴體,並且使用能夠幫助這些振動能量傳導的材質。輕快的材--擁有好的聲音速率,或內部阻尼較--最適合作此種用途。

 

製琴師有很多方法判斷木料的聲音速率。最普遍的就是手持木頭的節點,拍一拍,然後聽聽它的反應。(節點類似吉他弦上的自然泛音點)

聲音速率的快慢很容易分辨,因此,製琴師通常只需要示範一次,就可以教導學徒如何從一堆木料中選出一部分較好的木頭。有時候木頭特別優質,這時拿在哪一點或是拍在哪一點作測試,就不是這麼重要。記得有一次,手邊有一大堆小有年紀的巴西紫檀,而我要從中挑出最上等的木頭,我只需要用一塊木頭摩擦另一塊,就足以讓木堆中最好的材料發出聲響及延音。

 

除了測試聲音速率,製琴師還會利用輕拍的技巧聽聽木頭的泛音。就像琴弦一樣,木頭本身具有基本音色,也能產生泛音。雖然木頭的泛音表現受到本身幾何結構和質量的影響,但一些要素像是音色的清澈度,相對泛音的繁複程度,以及音色在高中低頻中的傾向,都可以藉由各種手持及拍打木頭的方式判斷

 

 

面板

 

吉他琴體的每個部份各有所長,只是影響有深有淺,一般觀點而言,決定吉他音色表現的因素中,面板,或稱響板,似乎造就了琴體對於彈奏的反應,反應的速度,延音的長短,泛音的音色,以及每個音符基本音色的力度和質感。大部分的製琴師(不是全部)認為,面板用材對於樂器的音色,有著決定性的影響。

 

spruce是面板的標準用材。近年來最常用的木種是Sitka,因為它容易取得,產量豐,而且其原木本身直徑特大。quartersawn處理後的Sitka,不論是順著木紋或與木紋垂直方向,都相當堅韌高堅韌度以及相對於軟性木頭而言較輕的重量,正是高聲音速率材質的要素。這種強烈的基音-泛音比例,讓Sitka擁有充滿力量且反應直接的音色,並且在大力彈奏時,也能保持聲音的清澈。對於想擁有動態反應佳,強壯又豐潤的音色的樂手而言,Sitka是一流的面板選材。另一方面,由於缺乏強大的泛音,當用較小力道彈奏的時候,產生的音色便較為單--當然,這也受到琴體本身的結構設計,以及其他部分用材的影響。而比起其他面板,"彈開"Sitka面板琴,也需要較長時間。

 

Sitka外,最常見的材料是Englemann spruce,它是美國西部生產的木種。

Englemann因為原木直徑較小,產量小,且木紋呈螺旋狀結構,不利於製造吉他quarter-sawing切削法,因此價格通常較Sitka為高。Englemann的音色比起Sitka為輕,因為重量較輕且硬度較低,故聲音速率亦較Sitka為低。Englemann的基礎音色表現較為微弱,但在泛音表現上則較強壯且範圍較廣。因此,相較於SitkaEnglemann對於需要較多樣化且較為豐富音色的樂手而言,是很好的選擇,尤其是當彈奏力道較輕柔時。Englemann缺點是其"空間"Sitka為小,因此當大力彈奏時,音色的清澈度及鮮明度就被犧牲了。

 

European sprucesilver spruce多為古典吉他製琴師選用,它與Englemann有些相似的特色,諸如音色,較輕的重量,合諧性,以及動態反應較低時的音色飽滿度。由於外觀上的相似性以及高昂的價格,EuropeanEnglemann曾經被粗心(或無知)的木料商及製琴師搞混。它們的不同處,在於Englemann潛在較佳的反應速度以及較大的"空間"。相較於平庸的European(這種European,在品質上很容易就被木紋較佳,且較容易取得的Englemann比下去),品質好的European數量極為有限,除非木板是由歐洲生產的原料中選出。

 

Eastern red spruce,又稱Adirondack spruceAppalachian spruce,是二次大戰前美國琴廠使用的面板材料。原本因為過度砍伐而停產,幸好50年來復育有成,加上此傳統木材在製琴上有著傳奇地位,因此近年來又重新輸出。Eastern red spruce的原木體積小,產量少,加上音色及勻整的木紋相當符合市場偏好,所以價格一直居高不下。

 

red spruce相對而言重量較重,聲音速率高,且不論順著木紋或與木紋垂直方向,都是所有面板用材中最硬的。就Sitka,它有強壯的基礎音色,但它同時還擁有一個較多樣化的泛音表現。在各種用材中,red spruce面板有最大的音量限度,且擁有豐富的飽滿度,使得各種動態範圍下的彈奏都能保有清澈的音色。簡單來說,red spruce可說是鋼弦吉他面板的聖杯(譯按:王者)。若是製琴師和樂手可以不在乎色澤不均,木紋不規則,小結點,四片式面板這些缺陷,或許可以生產出更多音色絕佳的吉他,畢竟具製琴潛力的red spruce都還有辦法取得。長年生成的老木頭消耗速度太快,類似的選材觀念遲早會改變,除非大部分的新吉他改用合成材質製造。

 

結束spruce的討論以前,我得提提熊爪紋,或hazelficte--在各種spruce木紋中偶爾會出現的花紋。熊爪紋,就像蜷曲maple中的紋路,存在於木質縱向纖維中,這種紋路會將木頭表面區分成各種光澤閃爍的木紋。

與平常出現在maple中的水平波紋不同的是,熊爪紋通常是隨機出現在破裂的木紋當中。這種罕見的紋路幾乎都出現在年紀較老,木質緊密堅硬,且聲音速率高的木頭上。在spruce中而言,熊爪紋可以說是優良tonewood的指標。

 

Western red cedar的色澤從淺蜂蜜棕色到淺巧克力色都有。它的聲音速率高於任何一種spruce,較佳的泛音,較弱的基礎音色,以及延木紋方向較低的硬度。另外,彈開cedar面板琴所需的時間較spruce面板短很多,

甚至少數還在店家的新琴所擁有的音色,就已經可以上手彈奏了。

 

二次大戰以後,cedar就被廣大的古典吉他製琴師採用。cedar面板琴充滿特色,音色較暗,且別有風味。與spruce比起來,它們在聲音投射能力上沒這麼有力,而且在接近動態範圍邊緣時,經常缺乏其清澈度。雖然有時候音色悶若泥淖,但cedar琴的低頻表現向來不是問題。因為cedar延木紋方向強度明顯較弱,我發現cedar最適合用在琴體較小,或是非扇形力木的吉他上。redwood色澤上通常較cedar為深,並且與cedar有相同的表現--較暗的音色傾向,低頻音色顆粒較不清晰,以及較低的聲音速率。

 

koamahogany20年代起就被用作面板材料,而最近製琴師開始使用maple。與針葉木相比,這些闊葉木的聲音速率相對較低,有明顯的密度差異,以及較低的泛音內涵。因此它們產生出一種堅固的音色--雖然不是特別豐富--並且在動態範圍的頂端反應最佳。mahogany面板琴產生一種極為有力的音色,這種音色最適合彈奏鄉村藍調。koa中頻較豐富,適合彈節奏,且在具夏威夷風格的滑奏吉他(slide guitar)演奏上,表現相當亮眼。

maple在三者當中聲音速率最低,音色明顯較平板--對於吉他需要高音量擴音時,是一大利多。

 

 

側背板

 

除了做為琴體結構的一部分,吉他側背板另一作用就是作為共振媒介

側背板的振動對於吉他音色的合諧有很大的幫助。如果經過審慎的挑(並且有經過考量的設計標準,以及琴體其餘用材),側背板能夠對整體音色產生巨大影響。

 

巴西或印度rosewood有極高的聲音速率以及廣闊的泛音音域。rosewood,以及它的雨林種表親--cocobolokingwoodmorado--有著非常明顯的低音泛音,通常是吉他音域中最低的共振頻率,這些低音造成一個繁複的低頻,並且為吉他提供沉鬱的音色表現。rosewood巨大的中頻及高頻能夠增強面板產生的泛音,得以在高音域產生肥厚的音色。用rosewood製造的吉他也有一種帶"殘響"感覺的音色,這是來自一系列強大乾淨的共振,這些共振開始較遲,且較慢衰退。

 

我發現巴西rosewood有著印度rosewood的所有優點,甚至更好。這樣說的同時,不免擔心類似的樹種會在幾個世代以內絕種。巴西rosewood相關製品的國際禁運令,導致這種相對少量的材料,將只使用在巴西國內內銷的吉他,且因為供給減少,價格亦將節節攀升。

 

mahoganykoa作為側背板用材時,因其聲音素率相對較高,故對泛音音質多所影響。因為缺乏rosewood擁有的低頻及殘響特質,這兩種木材與rosewood有著完全不同的音色。如果rosewood琴的音色可歸為較具"金屬感",那mahoganykoa琴便較偏"木質音",即使這兩種木種中有些質地較硬且密度較高的材料,能呈現一部份rosewood音質。介於兩者間的差異,koa在中頻表現似乎較豐滿,而mahogany則較偏低頻(只到某個程度)以及高頻。

 

maplewalnut在原音音色上較其他用材透明,肇因於其較低的聲音速率及內部的高阻尼。因此這兩種材料不會讓面板發出的音色受到任何渲染,甚至會削弱某些泛音。

 

這兩種木種中較硬且密度較高的材料,如sugar mapleblack walnut--尤其經過quartersawn處理後--會稍微傾向mahogany的音色走向,而較軟材料,如bigleaf mapleclaro walnut,傾向擁有較透明的音色。curly,quiltedbird's eye這些少見紋路,對於音色似乎沒什麼影響,不過就像熊爪紋,它們可說是一種指標。以quilted為例,它多半出現在較軟的材料上,而且在木材經過flat sawn處理後最明顯--這兩種特性最容易使材料擁有較高阻尼。

 

 

指板與琴橋

 

鎖接式琴頸電吉他的使用者長久以來都知道,琴頸和指板的材質與音色息息相關。maple琴頸能產生明亮的聲音,並大大增強大琴體吉他的高頻表現,而mahogany則會將整體音色變得更為溫暖,更具木質感。

 

指板也對整體音色有所影響,雖然它的作用就像蛋糕上的糖衣,而不是蛋糕本身。巴西rosewood,以及與它相近的熱帶雨林類似木種,能增加亮度與延音,而印度rosewood則能夠讓中頻更肥厚。wenge,一種深色,高密度且與rosewood毫不相關的非洲闊葉木,有著和巴西rosewood極為相近的音色表現。

 

ebony--古典吉他,小提琴以及高級鋼弦吉他的傳統指板用材--幾乎是所有弦樂器用材中聲音速率最低的,而且本身的阻尼特性非常明顯。對於red spruce或巴西rosewood製造的大琴體吉他而言,這不是問題,但設計較小型的吉他時,就得考慮一下了,尤其是那些面背板用材傳導性較差的吉他。

 

琴橋用料就像指板一樣,對於整體音色沒有太大作用,但是對於琴體其他部分的音色,有所加強或影響。前文討論過的用材--ebony,巴西rosewood,以及印度rosewood--用作琴橋時對音色的影響,與它們用作指板時的狀況相同。

 

請務必記得,大體上而言,用材只影響吉他整體音色的某些面向。同樣重要的因素,還有製琴人的技巧,以及每一組件木料的品質。然而,選材的走向對於特製的吉他,或是為了特定目的而設計製造的吉他,依然有決定性的影響。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